忙了幾個月了,終於把專案搞定了,所幸公司給了一筆獎金還放了一星期的假

這時候就超想出國去玩的,節儉的我當然是自已想辦法能省則省囉

在網上找了幾家訂房網站,最後決定在知名的hotels.com網站訂房

這次訂的飯店是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

CP值超高

價格還挺優的!折扣還挺不錯!



就決定去這度假爽一下啦!



而且這邊可以在全世界訂房,還有中文界面!!不用在那邊找翻譯啦QQ



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的介紹在下面



如果有興趣到這附近玩的,不妨可以在這訂房住看看喔!

以下是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的介紹 如果也跟我一樣喜歡不妨看看喔!

↓↓↓限量特優價格按鈕↓↓↓



商品訊息功能:

商品訊息描述:

主要設施

  • 41 間禁煙客房
  • 餐廳
  • 供應早餐
  • 冷氣
  • 櫃台服務 (有時間限制)

鄰近景點

  • 位於難波
  • 心齋橋商店街 (1.4 公里)
  • 通天閣 (1.8 公里)


商品訊息簡述:



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討論,推薦,開箱,CP值,熱賣,團購,便宜,優惠,介紹,排行,精選,特價,周年慶,體驗,限時

注意: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,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!!



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





















尤伊尤姆旅館 - Ganghwa
















巧克力飯店 - 仁川
住宿評價英文
















火蛋白石飯店 - 仁川
















住宿平價
古瓦飯店 - 仁川
















本尼客雅海星飯店 - 仁川
















艾爾住宿飯店 - 仁川


自助旅行飯店


中國時報【陳幸蕙】

面對那心中有著瑰麗作家夢的女孩,或許我會這樣說吧!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,倒是需要比較多的讀者!

哲學家尼采曾說:「上帝已死。」

後現代主義批評家羅蘭巴特則說:「作者已死。」當代藝術理論家亞瑟丹托更直言:「藝術已死。」

身為一名文學創作者,尼采和亞瑟丹托所言姑且不論,但羅蘭巴特「作者已死」(the death of the author)之說,卻令我深感興趣。

讀者與作品的對話關係

這備受後世尊敬的批評家提出如此具顛覆性的觀點,主要是因為他發現,從事文學閱讀時,讀者常在意或擔心自己的理解,是否「正確」?是否「便是」作者的原意和作品真相?

但羅蘭巴特認為──作者和作品的關係,在作品完成時其實便已宣告結束,作品是存在於作者以外的獨立生命,其意義應由讀者,而非作者來決定。換言之,不管創作原意如何?一旦作品公諸於世,作家便「功成身退」了,解讀權轉移至讀者手裡,讀者於閱讀過程中可自行創造作品意義;讀者不是,也不應是,被動的、作品單一意義的接受者,卻反而是,也應該是,主動的、他所閱讀作品的意義建構者。

此外,也由於作品對不同讀者而言具有不同的意義,因此做為解讀對象,作品具有無限解釋的可能,於是眾多讀者和單一作品間,遂開啟了一種流動的對話關係,作品自是也潛藏著未被呈現、有待補充的意義。

由於所謂「作品」是這樣一個獨立、開放的意義系統,因此羅蘭巴特認為,讀者不需遵循、追蹤作者的原意,而應充分掌握、發揮自己對作品詮釋的權利。此一鼓吹讀者應放棄追尋作者原意、且充分掌控作品詮釋自主性的理論,徹底翻轉了傳統以作者為中心的閱讀方式,重新設定了讀者和作品的關係,為讀者開啟了一個遼闊無邊的詮釋空間;閱讀,自此成為更獨立自由、更積極有趣的遊戲。這個去中心化的遊戲,是讀者對作品「再創作」的過程,在此過程中,作者不存在,簡言之──

作者已死,讀者誕生!

從閱讀、悅讀的角度,我高度認同羅蘭巴特「作者已死」之說,但也認為若不從讀者觀點,而重返作者觀點,由作者來掌握「作者已死」一語的詮釋權和發話權,則有趣、弔詭的是,所謂「作者已死」不僅如字面所言,具絕對的真實性,且還更富涵高度的期勉意義。

簡言之,「已死」意同「退場」或「不在場」,但並不意謂「終結」。

而當作者把作品完成,呈現(獻)給讀者和這世界時,「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」,他也已向過去的自己告別,宏觀或亦微觀地邁向另一個新生,恰如鳳凰投身熊熊烈焰,再從死亡灰燼中浴火重生。若鳳凰是神話中的不死鳥,那麼作家也是!在一次又一次創作的自焚烈焰中,完成告別過去的儀式,並在忠於自我的堅持中,開啟了下一階段新的時光腳程。

另闢蹊徑,若如是思之,則創作者便實亦可不必在乎「作者已死」這微帶刺激性的論調,或可能引起的不快暗示。因為除了作者自己,世上無人能決定或宣判作者是否已死!這個自主性和掌控權,同樣也是很明確地握在作者手裡。

若必欲論作家之死,那麼,嚴肅以言,真正的作家之死,便是熱情已死、純潔的創作初衷已死、對生活對世界對自己的信心與愛已死,換言之,心已死,作家魂已死,那麼,無需他人宣告,亦無關歲月是否取走五色筆,作者其實已定義了自己的死亡。

因此,反觀後現代主義的「作家已死」之說,若從寬廣多元、積極取向、作者本位之角度加以解讀,則又何嘗不可視為是「藝術精進」、「層樓更上」的另類表述,並於莞爾間,欣然領受!羽化成蟲、迎向新貌新歲月的鳴蟬,可曾對蛻變已死的昨日之我有絲毫眷戀?它必須義無反顧破蛹離去,才能展開後續精彩的生命史。

追根究柢為何要寫作?

我相信,只有一再穿越,且不懼「已死」的淬煉,堅持忠於自我與內在的呼喚,接受命運所賦予存在的意義,就像一株開花的大樹,不論他人如何詮釋、解讀與批評?亦不論賞花人與知音是否存在?都堅持開花、完成自己在歲月中的使命一樣,是那樣篤定、專注、純粹、寧靜而自然,卻無需任何複雜、深奧的理由,那或許便是作家「為什麼要寫作?」歸根究柢、最最元初的原因。

於是,為此,我偶爾會想起幾年前,擔網路訂飯店網站任某高中校園文學獎評審的往事。一直難以忘記的是,在那小而美的文學盛會中,當結果圓滿揭曉,聽眾席上卻意外爆出一聲哭泣,原來,懷著遠大作家夢的文藝少女,因未得獎而深感挫折,這不符預期的結果令她覺得作家夢碎,終遏抑不住,失聲痛哭。

懷著些許「罪惡感」,台上三位評審乃輪番激勵、勸慰這志在必得的參賽者──「其實許多寫手都該得獎,可惜名額有限」、「我在同學這年齡絕寫不出這樣的作品水準」、「不妨把參賽經驗當做成長、學習的過程,相信假以時日,必成大器…… 」等等。

雖並非虛應故事,然而當時我真正想說的話,卻並未由衷道出:

「親愛的同學,請問,妳是為什麼而寫這篇文章呢?是為了想呈現一個觸動妳的題材?想和眾人分享一份雋永特殊的情懷?還是其他原因,譬如說為了希望能得獎?…… 」

然後,面對那淚眼婆娑的女孩,備生感慨之際,我終亦不免要如此自我反詰──

「那麼,對於寫作,妳有多愛這件事?若妳足夠愛這件事,但當挫折一再來襲,寫作士氣和鬥志被叮啄得千瘡百孔,妳還會繼續寫下去嗎?」

當個快樂的讀者吧!

於是我終於開始了解,作者的寫作行為是否能在歲月中不斷進行?非關是否「已死」,卻和他的續航力有關。

續航力便是作家持續開花的意願、能力、紀律,以及,能夠和長期不確定感(例如現實狀態的不確定、收入之不確定、得獎之不確定等)共存能力的總和。

文藝圈朋友常沿用香菸廣告戲稱「寫作有害健康」,此諧謔、互警之言,一方面固指許多創作者晝夜顛倒的生活習慣,但更深的意涵卻是──「寫作」這個人生選擇,所帶來的不符期望的結果,對身心所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。

尤其在「作家」一詞開始貶值、文學出版逐漸式微、業者屢屢歎稱「大環境不好」的年代,當作品一再遭拒,當文學士氣、創作意志一再遭現實重挫打擊,難以為繼之際,諷刺的是,「作家之死」好像不再只是隱喻,而竟成了真實的故事。

所以,若場景重歷,復返當年校園文學獎評審現場,面對那心中有著瑰麗作家夢的女孩,或許我會這樣說吧!──

「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,倒是需要比較多的讀者!何況當個作家,坦白說,行路迢迢,前途茫茫,考驗重重,險阻多多!我們聽過快樂的讀者、自由的讀者,但卻很難去定義作家的快樂和自由,所以,親愛的女孩,讓我們且先放下作家夢,卻不妨在『作者已死』的基礎上,當個具有創造性的快樂讀者吧!」

的確,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,卻需要比較多的讀者。

作者已死其實也不那麼重要。評價

但若「讀者已死」,這世界可能就要面臨無可補救的精神坍方、心靈崩陷的危機了。

-1

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推薦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討論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部落客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比較評比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使用評比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開箱文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?推薦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評測文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CP值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評鑑大隊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部落客推薦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好用嗎?, 大阪鯨飯店 - 大阪 去哪買?

住宿優惠序號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人氣商品大買家

cskmioai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